健康大数据

东北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专注于健康医药大数据服务,中草药种植,中药材贸易等业务领域。集团致力于应用大数据技术,发展并提供智慧医疗和健康管理服务,为国人创造健康和美好的生活。

新闻中心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借鉴 | 这个康复护理医院不一般!

2015年4月,在日本东京这个寸土寸金的大都市的一等地段原宿,诞生了全日本最大的康复护理医院——原宿康复医院。原宿康复医院位于东京的交通大动脉山手线的内环绕,拥有303个床位以及全球最新、最好的康复器材和护理设备,还有四台最尖端的可穿戴医疗机器人HAL。如果医院和酒店一样有星级的话,这里毫无疑问是五星级的。

 


在独生子女政策下成长起来的现代中国人,正在面临一对夫妇赡养四位老人的严峻现实,因脑血管疾病引起的半瘫、全瘫老人以及因骨折等长时间生活无法自理的老人正在逐年增多,给孝心子女们带来了很大负担。今后,中国社会对康复护理医院的需求会越来越大。为此,我采访了这家全日本最大、最新的原宿康复医院的院长四津良平。


解决东京人口多康复床位少的问题


蒋丰:我在日本已经生活了27年,据我了解,日本的康复医院都是建在地方城市上,原宿康复医院为什么要反其道而行之,选择建在了人口最为密集的东京,并且还是东京最为昂贵的地段原宿呢?


四津良平:东京平均每10万人对应的康复期病床位只有33.2个,排在47个都道府县的倒数第四,但人口数却排在47个都道府县的第一位。您在东京生活这么多年,一定知道东京最大的交通动脉就是山手线。山手线内环绕的总人口在2005年约有100万人,老年人的人口比例约为19%,如今这个比例正在继续扩大。但是长期以来,日本都是人口越集中的地方康复床位就越少,因此我院的建立,被视为日本康复医疗界的一大改革。伴随着我院的建立,东京平均每10万人对应的康复期病床位也由33.2个变成了55.5个。


一般来说,大型的康复医院都喜欢建立在热海、伊豆、鹤卷或九州地区等有温泉的地方。但事实上,康复护理不仅要锻炼肢体机能,也要关照患者的精神健康。老年人远离自己的家人接受康复护理,不仅自己心里不踏实,家人来看望也很困难,要么开很长时间的车要么得坐新干线。如果老年人在做康复训练时,能有家人常来看他,在旁边鼓励他,更有助于康复出院。从这层意义上来看,我院地处原宿,有山手线这条东京交通大动脉,患者来院与家人来院都非常方便。


目标就是最大最先进最好最满意


蒋丰:您是日本著名的心血管外科医生,被称为“上帝之手”,为微创心脏外科手术MICS的起步和发展做出过卓越的贡献。我不禁好奇,您为什么又选择了挑战康复护理领域呢?作为院长您今后的目标是什么?


四津良平:我原来是庆应大学附属医院心脏外科的负责人,也是庆应大学医学部的教授。直到退休前,我都在培养年轻医生,研究新手术技术的同时,坚持站在手术台前。


在做心脏外科医生的几十年里,我心里一直有一个遗憾,就是重症患者、高龄患者不能像一般患者一样术后出院,他们还需要进行一段时间的康复训练,但是庆应大学附属医院是急性期病院,如果另外能有一家专门为患者提供专业的康复训练的设施就好了。


65岁那年退休后,我的外科手术生涯也告一段落,在考虑接下来的人生时,一位医生朋友跟我说起原宿要建立一家全日本最大的康复医院,问我是否有兴趣。我考虑岛接受康复训练的患者大多是肌肉萎缩或误用综合症的老年人,从入院到出院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这样我就可以一直在他们身边关照整个康复过程,这种体验刚好能够弥补我作为外科医生那几十年来的遗憾。


作为院长,我的目标就是要让全日本最大、最先进的原宿康复医院成为全日本医护服务最好,患者最为满意的康复医院。一般康复医院是每周照顾老年人入浴一次,多的地方也不过两次,我院则是每周3次,而且保障每天一对一的康复陪训最长能有三小时,这是全国平均水平的1.5倍。


绝不挑选患者半数不需贴补病床费


蒋丰:原宿康复医院在交通、规模、环境、设施、仪器、医护人员等方面的条件优势是有目共睹的,所以请恕我直言,这样整合了全日本第一的医院收费是否也是全日本第一呢?患者层是特定的日本富裕人群吗?


四津良平:这个问题问的好啊。的确,从我院的各方面条件来看,都像是只给有钱人服务的。但我要说的是,在我院的303个床位里,有153个床位是双人或三人、四人的平价病房,几乎不需贴补病房费,是经济弱势人群的住院首选,余下的150个床位里,最便宜的一晚4000日元左右,最高的一晚4万日元左右。我院的医疗宗旨,就是绝不挑选患者,只要有床位,绝不拒绝低收入人士、低保人士。


蒋丰:通常患者入院至出院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四津良平:根据患者个体情况的不同,康复所需的时间长短也不同,在我院患者中,有人工关节术后患者和骨折患者,也有心脏康复、呼吸器官康复、肺叶康复训练的患者,还有误用综合症患者等,平均住院天数是75天左右。


为了让患者早日重返社会,过上正常的生活,我院还有模拟汽车驾驶的仪器。老年人一旦因手术入院,长期不摸方向盘,很容易出事故,所以我院会让患者在住院期间进行驾驶训练,尽快找回以前的感觉。


人的肌肉不会说谎,越努力做康复训练越能看到效果,而不认真做的话肌肉就没有变化。这对指导、陪同康复训练的人和进行康复训练的患者本人来说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所以创造、提供一个好的环境很重要,一个让做训练的人保持积极向上的心情,让指导、陪同做训练的人有同理心有耐心的环境。如果从我院出院后,还要进老年中心继续接受护理,那就毫无意义了。我院要让患者出院后能够直接回家,像从前一样正常的生活。现在我院患者出院后直接回家的比例在86%,也就是说,在100个入院患者里,有86人出院后就可以回到翘首以待的家人身边生活,这个数字是非常高、非常可喜的。


建院初期就为接待中国患者做准备


蒋丰:中国和日本一样,正在以飞快的速度进入高龄乃至超高龄社会,但是康复医院还处在发展阶段。近年来,到日本观光旅游的中国游客越来越多,日本政府也在大力支持医疗观光,原宿康复医院可以接待中国患者吗?


四津良平:事实上,我院在设计阶段曾考虑过这一问题,今后我院还会进一步完善,比如制作中文版的院内介绍和指示牌等,争取可以尽快为中国等亚洲国家的有需要的人服务。


我院有很专业的接待员,能够对应患者的各方面的咨询和需求,如果中国有人对我院感兴趣,可以通过邮件将病历等资料发过来,我院也会尽可能地用中文对应。


将来,如果有中国需要我院的地方,我院必将竭尽全力。现阶段通过接触中国患者,我院也在努力了解中国患者的需求,这对我们来说也是一种很好的学习和进步。


采访后记:在中国,养老已经越来越成为人们关心的话题。有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底,全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占总人口的14.9%,到2030年将达到18.7%,而全国各类养老机构仅3.7万多家,养老床位总数仅占老年人口总数的2.52%。与老年人日益增长的护理服务需求相比,养老床位紧张、居家养老有困难、老年人经济水平有限等都是显著存在的问题。因此,在结束了对原宿康复医院的采访后,在想到医院的设备、服务与平价床位的比例后,我不禁十分感慨,这正是中国需要努力的方向。


来源:蒋丰 日本新华侨报网

copyright © 东北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法律声明 | 技术支持 | 版权所有 | 隐私安全